大发app

                                                                  来源:大发app
                                                                  发稿时间:2020-05-24 21:12:56

                                                                  第一,制定民法通则的时候,规定民法的调整对象是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就是把财产关系放到前边,人身关系放在后边的位置。民法典总则编把这个调整范围的规定反过来了,调整为人身关系、财产关系,体现了人文主义的特点和立场。

                                                                  人身关系前置体现人文主义特点和立场

                                                                  新京报:物权编草案新增了居住权制度,该如何理解?

                                                                  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的地方行政区域。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要求,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职责所在,也是关乎全体香港居民的切身利益。鉴于香港特别行政区面临的国家安全局势日趋严峻,而特区行政立法机关难以在一段可见时间内自行完成维护国家安全有关的立法,特区政府支持全国人大审议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

                                                                  特区政府留意到《决定》针对的只是那些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的行为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的活动。这些恰恰是过去一年不少香港政商界和广大市民极度担忧的情况,亦令大家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有更深切体会,并要求特区政府要积极应对。去年六月至今的“修例风波”所涉及的暴力不断升级,更出现多宗爆炸品及枪械事件,构成恐怖主义活动的风险,严重危及公共安全。这期间,鼓吹“港独”、“民主自决”的组织煽动示威人士,特别是青年人,公然侮辱和焚烧国旗、污损国徽、冲击中央驻港机构,并策划动员所谓“国际支持”,干预香港事务,诋毁“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和公然挑战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的权威。另一方面,部分政党人士亦多次扬言要瘫痪特区政府。还有部分人士乞求外国干预香港事务,甚至对香港实施制裁。这些行为已严重触碰“一国”原则的底线,破坏中央和特区的关系、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及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

                                                                  新京报:深圳基因婴儿事件后,各界普遍呼吁应该立法规范基因科学研究,人格权编草案对此有何呼应?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这种做法引起了美国卫生专家们的愤怒,他们说,把检测结合在一起,会阻碍该机构辨别美国实际检测的能力。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贾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跟我开玩笑吧,疾控中心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这真是一团糟。”

                                                                  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是无可置疑的。对世界上任何国家来说,国家安全立法都属于国家立法权力。全国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其决定具有最高权威和法律效力。《决定》完善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宪法和《基本法》有关国家安全的制度和机制;《决定》没有修改《基本法》,也没有取代或排斥《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宪制责任和法律义务。换句话说,香港特别行政区仍有尽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的立法责任。

                                                                  杨立新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立法专家委员会立法专家,参与民法典编纂。

                                                                  杨立新:物权有用益物权,有担保物权。我们过去的用益物权都是在土地上的用益物权,缺少在建筑物上的用益物权。其实2007年写物权法的时候,我们也写过居住权,不过后来删除了。这一次起草物权编草案,大家觉得居住权还是很重要,应该把它写进来。简单来说,居住权就是你这一方很需要住房,我这一方有住房还用不完,我把我这房给你设个居住权,然后你就可以住了,解决了你的问题,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